kabosu

为毛有种平沙莽莽黄入天的赶脚…

吾已胡服矣

“霍光、上官桀与李陵素善,遣陵故人陇西任立政等三人俱至匈奴招之。陵曰:‘归易耳,丈夫不能再辱!’遂死于匈奴。”——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三,汉纪第十五
公元前九十九年,李陵率五千补步兵作为李广利三万骑兵偏师出征匈奴,后遇八万匈奴骑兵,仍毫不畏惧,杀敌数万。只因管敢出卖,寡不敌众,最终弹尽援绝,降于匈奴。
《苏武传》中对苏武的形象塑造确实十分成功,尤其是通过卫律、李陵二人的对比,将苏武坚贞不屈的形象表现尽致。班固在这篇文章中借苏武之口两次安放他的道德说教,较明显的一处便是驳斥李陵:“今得杀身自效,虽蒙斧钺汤镬,诚甘乐之。臣事君,犹子事父也,子为父死,亡所恨。”这是一种君臣纲常,李陵无话可说。这种君臣纲常,我以为其中最大的弊病便是单向。李陵血气方刚,请缨带兵。这也是在漠北之战的辉煌后,干戈寥落,英雄匿迹的局面下,终于出现了一位真正的虎将,他是夺目的,也为淡漠已久的奇将记忆添上一道重彩。只是李陵降了,也背上了汉奸一名。
霍光等人去请李陵归汉时,他沉默已久,最终叹了一句:“吾已胡服矣。”每读至此,扼腕唏嘘。
我以为,汉负李陵,非李陵负汉!
今人认为汉武帝对得起李陵,无非二点:一是提拔他为骑都尉,二是应他出兵要求。
而汉负李陵,也无非几点:一是误信路博德,疑李陵;二是弃兵弃战场,不派增援;三是命人看相,李将军生死未卜,汉武帝却让人为李陵妻母相面,得知无死之迹象,失望难掩。四是冤杀三族,对于公孙敖说的李将军为匈奴练兵,应为李陵,实为李绪。不调查不深究,直接冤杀三族。汉武帝事后有悔,也不知道有什么用。
怎能叫人不失望!孟子曾告齐宣王曰: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土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。君视五千将士如土芥,将士自视君如寇仇。曾看过一句话:“总有一些人,不甘于享受消费,相信并怀抱着一种最朴素的梦想,为了这样的梦想他们投入了一生的才智和心血,为了它,可以随时奋不顾身,义无反顾。不管背后多少自认为聪明的人在嘲笑和否定他们,世界需要这样“单纯”的人,他们推动了历史的车轮。” 我想李广如此,李陵也如此,司马迁也如此。
造成李陵悲剧的,也是众人对强权的崇尚与畏惧。国人既不理解李陵的生,也不思考小加图的死,但喜欢与强权一道,只愿明哲保身,一生浑噩。君权无边无际,人性不受控制,后果会很可怕。当人们忍受不了的时候,会拼命自己去掌握权力。中国自武帝尊儒,儒主张仁政。人民把命运寄托于所谓仁君天降。强权的权性远远超过激昂的人性,保留下来的只有求生的动物性。
胡三省注:陵意谓降匈奴已辱矣,今若归汉,汉将使刀笔吏簿责其丧师降匈奴之罪,是为再辱也,故遂不归。
男儿生以不成名,死则葬蛮夷中,不谁复能屈身稽颡,还向北阙,使刀笔之吏弄其文墨邪?愿足下勿复望陵。嗟乎!子卿,夫复何言?相去万里,人绝路殊。生为别世之人,死为异域之鬼。长与足下生死辞矣!
吾已胡服矣!归汉易,丈夫不能再辱!

发一些漫展,尼康奇特诡异之黄,后期水平太差qwq不太好看,对不起了妹子们(反正这个博也没人看得到

我才发现之前写的都没发

前几日的月全食:
共看明月应垂泪
作业太多写到跪

回初中部,终于见到龚老师啦!
高分突破,摞起来快到腰;小测本,摞起来到膝盖。历社老师办公室的门我可以偷偷打开——钥匙放在风扇开关上,被我发现了。
当初特别喜欢历史老师,于是去看了好多中国史,学习成绩蹦极,被班主任骂个精光。发生了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,龚老师和julie没有冷嘲热讽,让我们几个好感动。
虽然龚老师很喜欢乱摸你的头你的肩膀和背,但是每次都感觉好温暖,像妈妈一样,难怪上一届学姐学长喊她龚妈妈!
反正,我很想给她抱一辈子的作业。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考完试后,参加班委组织的活动。
沿着石板路一直骑到山上,鸟瞰大海。
真想大声喊一句“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”!
海风吹来,一点浩然气,十里快哉风!